【日本現場】全民瘋家電回收為哪樁?2020東奧的「點石成金」狂想曲

為了2020年東京奧運,日本全民瘋回收家電,因為所有獎牌將全球首度100%用回收金屬做成,贊助商亞瑟士也用二手衣替日本隊做制服。從垃圾山變礦山的循環經濟,日本人怎麼做?

有夢最美。為迎向2020年東京奧運會,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偕同東京奧運與殘障奧運競技大會組織委員會,要和全民一起實現夢想,一個把日本從垃圾山轉型為礦山的夢。

去年12月9日,小池在推特上傳達日本將透過奧運推展循環經濟的決心,引起國內外矚目。

「感謝巴勒斯坦奧運委員會拉修布(Gen Jibril M. M. ALRJOUB)會長拜訪東京廳。他為了響應日本推行奧運獎牌計劃,特地帶了舊的小型相機前來捐贈。巴勒斯坦選手多名將參加2020年奧運,期待他們奪取獎牌,」小池如此寫道。

推特照片裡,著深色西裝長褲的小池和個頭高大的拉修布合照留影,聯手秀出裝在盒裡的袖珍舊相機。

在都市營造礦山,全民參與的運動

小池提及的「奧運獎牌計劃」指的是,日本政府於前年4月公開、去年3月起正式啟動的一項循環經濟做法:向全民回收用罄後相機、手機、電腦等小型家電後,將其中金屬用來製造約5000個金銀銅牌。徵收時期暫定為一年。

Tokyo 2020 Medal Project

「要營造礦山,先從都市做起」是這個「全民行動」的宗旨。目前回收績效良好,日本各地方政府已回收了約536噸小型家電;DOCOMO(日本電信電話公司NTT直營的手機專門店)則回收了約130萬隻手機;日本郵局也聲稱,收到約3萬隻業務用手機。

這個空前絕後的計劃,估計需要約2噸金屬。其中包括40公斤的金(金牌)、4.9噸的銀(銀牌)、和3噸的銅(銅)。

圖片1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重拾對技術的信心,也表現推動循環經濟的決心

將回收金屬用來製造獎牌,日本並非獨創,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就曾實施過。但是,日本的目標更高。以100%再生金屬做獎牌,與發動全民參與的做法,不僅是日本、也是世界首創。

換言之,驅使高度技術,將廢棄金屬中的不純物取出,重新製造出百分百的環保獎牌,「此舉,不僅重拾對技術的信心,也表現出日本政府對實施循環經濟的決心,」觀察這個議題已久的記者太田智美指出。

事實上,早在2013年,日本相關單位就開始實施小型家電回收計劃。但基於當時社會的認知度和關心度過低,計劃毫無進展。

舉辦奧運是實踐環保夢的大好時機。比賽的哨聲一響,將沈酣家中毫無用處的手機和小型家電回收,點石成金,變成緊貼在一流運動員胸前的獎牌,熠熠生輝,成為永恆的奧運遺產。這是一個何等雄壯的夢想!

家電是「都市礦山」,垃圾山中尋寶的模範生

日本之所以把家電稱為「都市礦山」,主因是這批在都市中被大量運用和廢棄的家電製品中,含稀有金屬等大量資源在內,其用處備受矚目。

例如,在廢棄的智慧型手機和平板等家庭用電子機器中,含有鉑金、鈀金、金、銀、鋰、鈷、錫等微量稀有金屬。汽車、冰箱等家電則含有鐵、銅、鉛、亞鉛等卑金屬。一般而言,回收業者和精煉業者,會以噸為單位,回收或購買家電與産業廢棄物,然後利用化學藥品將其抽出、分離與回收。

圖片2

圖片來源/TOKYO 2020

在環保意識高漲的現在,獎牌的製造方法其實受到國際奧運委員會(IOC)的限制。以里約奧運為例,其獎牌未使用水銀,用的是抽取出來的金屬,只不過技術未臻高標準,致使僅3成銀和銅是來自於廢棄家電。

另一方面,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資料顯示,儘管偏重於塑膠、紙和玻璃,但日本依然是亞洲中少數達成高回收率的國家,可謂模範生。只不過,在面對廢棄家電每年達65萬噸、回收使用不及10萬噸的現實中,求好心切的日本自覺,還有許多努力的空間。

循環經濟顧環保,也顧政府荷包

這也是為何要在2020年奧運高調呼籲回收貴金屬,以及苦心積慮向國內外大肆宣導的主因。

從經濟的角度來看,不可諱言地,日本是精明的。除了無時無刻不忘為國家行銷,即使奧運含有兼辦身障者運動會的善行在內,其經濟動物的本能也顯露無遺。

比起在現有市場購買獎牌用金屬,使用回收金屬還比較便宜。因為一塊金牌最少需要6公克的金,如果是純金,則花費更為不貲。一個獎牌所需的金屬量,係根據獎牌大小而定。過去,最大的重達500公克,中心部厚約1公分。近年,獎牌有愈重愈大的傾向。2020年的東京奧運還多了棒球、空手道、滑板、運動攀岩、衝浪等5項競技,所需獎牌的數量也更多。

圖片3

圖片來源/TOKYO 2020

顯然,日本政府沒在怕的。因為這個既給力又省錢的點石成金大夢,不僅贏得世界尊敬,也獲得團結的日本人熱烈響應。在街頭排隊等著捐贈的民眾迄今絡繹不絕,「快達到預期目標了,所以徵收家電可能提前結束,」是日媒最近的報導。

運動用品老舖,用回收二手衣打造奧運夢

事實上,東京奧運確實凝聚了日本人的團結力。而且,凝聚向心力的關鍵字是「夢」。

為了圓夢,不僅來自家電的獎牌,連二手衣也將在奧運中閃耀發光。

日前,日本女子摔跤選手吉田沙里雖宣布退休,但仍出面響應運動品牌亞瑟士(ASICS)啟動的回收二手衣計劃,捐出自己穿過的運動服。她說道:「這是全國民眾和參賽選手心心相繫的活動。能以這種形式參與,我很高興。」

亞瑟士向日本民眾和運動員收集二手運動服時表示,「這是讓二手運動服再度發光的機會,我們希望能回收到3萬件。」回收後的運動服在提取聚酯纖維後,將再製成日本奧運選手的官方隊服和運動鞋,剩餘材料則用做燃料等。

亞瑟士是東京奧運贊助商中唯一的運動用品廠商,贊助金額達150億日圓(約42億台幣),其中包括提供8萬名日本選手團的穿著。「這是一個難能可貴的舞台,」記者河野圭祐撰文指出。到現在為止,這家有70年歷史公司的營業額中,海外營業額佔75%。

透過奧運向世界表現自己,是老舖企業的本能

但是,經濟評論家三宅宏有不同的見解。他認為,透過奧運會向世界表現自己並找活路,是老舖企業的本能。對亞瑟士而言,無論是登高呼籲回收二手服或撒銀贊助,實際上都與其公司的歷史與原初的夢想有關。

該公司現任CEO尾山基在2018年5月29日,做了一場公開演講。當日是該公司創業者鬼塚喜八郎誕生100周年紀念。「戰後,鬼塚來到神戶。他告訴當地人說,想做一種讓年輕人感覺有夢有未來的事業。」後來,決定在當地開鞋店並從頭開始學習。隨後,果真做出了籃球鞋。對日本而言,這種鞋向來都只有進口貨。 
 
當憶起創業者當年對「運動」所具有同理心和道德感時,尾山基曾一度聲音哽喑。

1949年成立的亞瑟士,於1953年開發了深具特色的馬拉松球鞋後,獲得業界好評。原因是該公司在開發商品時,充分發揮了職人精神。不僅親自測量世界運動員的腳、仔細觀察運動員的動作,掌握到選手的需求。在謹慎考量所開發的材料該如何運用以外,也在權衡輕度與耐久性後,決定了設計方法。

化「不入流」為金流,譜寫一曲東奧狂想曲 

這種審慎的態度,讓其贏得日本消費者和訪日外國人的青睞,也使亞瑟士得以勇向海外列強挑戰。「Nike的時尚性強,愛迪達的足球鞋很厲害,但ASICS的高級輕便鞋和運動鞋Onitsuka老虎系列,所向無敵,」日本田徑選手桐生祥秀就是其跑鞋愛用者。

尾山基對外發出豪語,除了徵收二手運動服外,也在進行高性能的運動鞋和短跑鞋的開發。該如何將150億日圓的投資效果發揮到極致,這名掌舵者似乎深具信心。

相同地,「二手」運動服和「廢棄」家電,化腐朽為神奇,一點也不負面。這個將「不入流」轉化為金流的正向氣魄,正是東京奧運狂想曲的主調,而且美夢即將成真。

資料來源:CSR@天下;文:姚巧梅

Pin It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