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迪達的真心話大冒險:全球首雙單一材質做成、100%可回收再製鞋怎麼賣?

擅長行銷的品牌竟然不知怎麼賣?最直接的答案是:鞋子還不完美。

用單一材質做一雙鞋,聽起來簡單,但實際並不容易。因為一雙鞋約有12種材質,包括黏著劑、化學物質等,多是無法輕易分離的材質。要做到完全回收,第一道難關就是化繁為簡:鞋子,要向寶特瓶和紙箱設計看齊,單一材質才能輕易絞碎、融化、再利用。

「老實說,我最初聽到時覺得很簡單。我覺得只用單一材質來製鞋,應該是很簡單的事,而且有現成的材料。後來我才意識到這些材料不存在。 事實上,我們是用TPU顆粒從頭打造鞋子的每一個部分, 」愛迪達設計副總漢迪(Sam Handy)說。

單一材質做鞋,面臨艱鉅工程挑戰

利用單一材質,跟傳統製鞋業的供應鏈模式,完全背道而馳,也讓這雙鞋面臨了艱鉅的工程挑戰。

首先,鞋子會縮水。9號跑鞋會逐漸縮成6號,愛迪達還在調整FUTURECRAFT.LOOP的底紗與摸索對的織法。其次,一雙舊鞋還無法做出一雙新鞋,雖然可100%回收,但再生材料目前只佔下一代鞋子的10%,離100%的目標依舊遙遠。泛黃是第3個問題,不只鞋底會泛黃,鞋子各部分因為織法不同,泛黃程度也不均勻,一雙鞋處處黃斑,能看嗎?消費者能接受嗎?還有其他變數。第一代的FUTURECRAFT.LOOP如同一張純白的畫紙,但鞋子注定會髒,鞋子上的頑垢、草漬、黃斑,也全一股腦跟著絞碎。再製成的鞋子失去了珍珠的乳白,前世最後的身影,成就了今世的顏色。一代代混下去,難保有天化為一灘泥水。對此,愛迪達的設計師有可能逐漸引入染料,讓鞋子歷經時間洗禮和「轉世」,從水藍變成午夜深藍,彷彿演出歲月的魔術。

因此,在今年4月推出的第一代,其實只是測試版,在改善技術的同時,愛迪達也將藉此了解消費者的回饋,有助於在2021年春夏推出第二代。

推翻傳統線型模式,創造封閉循環

為何愛迪達要如此大費周章?因為他們想要顛覆製鞋業傳統「生產、消費、丟棄」的線型商業模式,創造出封閉的製鞋循環,讓一雙鞋可以進入無限輪迴,從而獲得永生。

「鞋子穿壞後,會發生什麼事呢?你會丟掉它們——但它們無處可去,只有垃圾掩埋場和焚化爐,最終變成過多的碳令大氣層窒息,或塑膠廢棄物填滿海洋,」愛迪達執行董事會成員艾瑞克立德基(Eric Liedtke)坦承鞋子對環境造成的傷害。

愛迪達在2016年跨出第一步,和Parley合作,率先推出史上第一款由海塑垃圾和俗稱「鬼網」的廢棄漁網製成的慢跑鞋,讓海洋廢棄物重生。下一步就是就是要徹底終結『廢棄物』的概念。我們夢想著,你能一再穿著同一雙鞋子,一次又一次,」立德基說。

傳統買斷模式不通,改採「訂閱經濟」模式?

要讓舊鞋「起死回生」,除了得解決技術問題之外,更大的挑戰其實是該怎麼賣這款鞋?相較於現在的買斷模式,這種產品前所未有,愛迪達甚至不知道這種一再「敗部復活」的鞋該怎麼定價、回收。因為限量新款銷售一空不難,消費者多是喜新厭舊,難的是讓消費者甘願埋單生生世世的重生鞋款。

據美國雜誌《高速企業》(Fast Company)報導,愛迪達有各種發想:買鞋附贈回郵紙箱,在等待鞋子重生的空窗期,提供免費的1.5代替用鞋。

或是採取「訂閱經濟」的作法,仿效「Rent the Runway」出租高級設計師品牌服飾,或是荷蘭品牌「泥土」牛仔褲(Mud Jeans),月繳7.5歐元(270元台幣)租借丹寧牛仔褲。

「我們明白不管在技術、行為、或各層面上,這都是遙遠的願景,」愛迪達科技創新主管莎亨佳(Tanyaradzwa Sahanga )承認。

實話是,即使是全球製鞋巨人,也還沒有答案。

真心話大冒險,拋磚引玉找減塑解方

「我們選擇坦承,暴露我們的脆弱,我們並沒有所有的答案,但我們不能坐待答案自己跑出來,」愛迪達

愛迪達全球創新主任高帝歐(Paul Gaudio)也同意,沒有人願意自曝其短:「這很冒險,我們也許可以再等個幾年,找出更多解答再公布,但那無助於(產業)進步。」

也許這就是拋磚引玉的「慢跑鞋版」詮釋,FUTURECRAFT.LOOP是一場公開實驗,藉以招募同行的產業伙伴,找出廢鞋的解答,並示範企業如何為產品的生命週期負起全責,落實企業社會責任。

「我們內部曾說LOOP的誕生是終結廢棄物的開始……如果我們擺脫塑膠廢棄物,並大規模地解決問題,那我們就贏了,我們都贏了,」高帝歐指出愛迪達的這場「真心話大冒險」遊戲,終極目標就是要讓鞋業的所有利害關係人——包括品牌、供應鏈廠商、消費者、地球,都成為贏家。

 

資料來源:CSR在天下

Pin It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