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地球日 呼籲重視野生動植物滅絕真相

每年推動世界地球日行動的「世界地球日網絡」(Earth Day Network),2019年呼籲世關注地球上的物種生存危機,並撰文彙整全球生物多樣性惡化的狀況。

近幾個世紀以來,人類的活動(尤其是在工業革命之後)已造成為數眾多的動、植物物種滅絕,且族群規模也大幅縮減,這種狀況更是影響了遺傳變異(genetic variation)及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

曾經被人類取用自然資源或經歷侵略性開發的區域都呈現著相同的後果:自然環境越趨惡化。人類活動使生態系面臨許多威脅,例如:不健全的生產與消費體系。在這個所有生命都緊密牽連、相互依存的世界,我們其實不難發現,這些破壞環境的力量正在侵蝕整個自然環境。

這是一個必須阻止的趨勢!如果生態系被破壞殆盡,那麼它原先可以自我調節補充、維繫物種續存、滿足人類需求的功能,將會嚴重受到威脅。

有些人曾經看過這些畫面:成群的美洲野牛出沒在整個無邊無際的大草原,無數群的鳥兒聚集在沼澤和潟湖邊,大象、長頸鹿、鯨豚美麗的身影令人難以忘懷。對另一群人而言,觸發他們內心深處情感的,可能不是以上所說的壯闊景象和雄偉威風的動物,而是關於平凡物種的生活記憶:數以千計的青蛙在午夜時分的鳴叫聲、每年造訪庭院餵食器的鳥兒、數百萬隻蝙蝠在夕陽西下時飛回巢穴。有人則深刻記得,當他們的車在旅行途中駛過鄉村,擋風玻璃總是被數百隻昆蟲的屍體覆蓋著......

長頸鹿的全球族群量正在逐漸減少。圖片來源:Clémence DELMAS 2008 (CC BY 3.0)

遺憾的是,這些豐饒的景象,許多都已變成曾經了。全球的物種,正在面臨滅絕的危機。

讓我們來看一些數據,了解野生動植物和牠們的棲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1. 從1970年代開始,陸生動物的數量已減少40%。
  2. 整體來說,海洋動物的數量已減少40%,海龜數量更減少了80%
  3. 全世界1萬1000種的鳥類,有40%的種類數量不斷減少。
  4. 從1970年代開始,淡水生態系中動物的數量已銳減了75%。
  5. 在某些區域,昆蟲的數量亦減少了75%。
  6. 世界上大約四分之一的珊瑚礁已被破壞到無法恢復的程度,高達75%的珊瑚礁則是受到地區性及全球性的威脅。
  7. 據推測,人類已對地球83%的地表造成影響,這不僅影響了世界上許多生態系,更是改變了某些特定野生物種生存範圍。
2018地球生命力報告:人類自1970年代消滅60%動物。

為了獲取經濟上的成長,已開發國家不僅開發利用國家內部的生態系及物種資源,他們更將觸角伸至其它未開發國家。目前,物種數量下降的速度在低收入的開發中國家最為劇烈。這是由於相對富有的國家,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歷過類似的情況—英國境內最後一匹狼早在1680年代就被殺死。舉例來說,從1990年代至2008年,大約有三分之一造成森林濫伐的產品,包括:木材、牛肉、大豆等等,都是進口至歐盟。

學界和社會上已出現許多論戰:我們現在是否正在經歷一場新的大滅絕,就像發生在數千年前那幾次大滅絕一樣?

即使這次的情況與以往的大滅絕並不相同,不可否認的是,仍有數以千計的物種瀕臨滅絕,且絕大多數的陸域及海洋動植物數量都顯著下降,幾乎沒有例外。

許多物種已經消失,更多物種也正在走上相同的道路。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The World Conservation Union, IUCN)報導,從16世紀以來,已有849種物種自野外消失;最令人震驚的是,這個數字其實大大低估了那些早在科學家有能力鑑定前就已消失、高達數千種的物種數量。而更令人苦惱的是,大約33%的兩棲動物和20%的哺乳動物將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間瀕臨滅絕。

有人會辯稱,許多物種先前就已消失,目前的物種數量下降只是自然進程中的一部分。但這個結論根本大錯特錯。歷史上,所有全球性的大滅絕都是災難性的自然事件所導致,而非人類干預的結果。根據華盛頓大學(Univrsity of Washington)沃爾德(Peter Ward)教授研究,我們今日所經歷的狀況和六千萬年前造成恐龍滅絕的事件非常相似。六千萬年前,小行星撞擊地球,引起氣候劇烈變化,進而導致大滅絕發生;但我們現正面臨的大滅絕,卻是由人類這個單一物種所造成。人類對地球上的其他物種帶來了太大的負面影響,不僅使物種的種類顯著減少,更造成特定物種的族群日益縮小。已有上千種物種消失,有更多的物種正面臨著滅絕的危機。

紐西蘭原生鳥類,南秧雞正面臨危機。圖片來源:芒格陶塔生態島嶼信託(Maungatautari Ecological Island Trust)。

此外,海洋生物的滅絕危機並不如熱帶森林和陸域生態系受到大眾重視。由於絕大部分的海洋生物尚未被發現,我們並不清楚海洋中總共有多少物種,也因此我們無從得知,有多少海洋物種已經消失、有多少正面臨消失危機。甚至有些物種在我們認識牠們以前就消失了。

「過漁」是重大的全球性議題。目前的科學評估所及,只涵蓋了全球魚群的20%,我們對於大多數魚群的狀態其實還不清楚。但近期許多研究都發現,那些估計範圍以外的魚群,數量正在下降中,且有將近四分之三的商業捕撈目標魚群,正面臨過度捕撈的危機。

隨著物種滅絕,那些有基因上特有的物種正被摧毀、加上遺傳變異的喪失,都對生物多樣性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種種證據都指向我們即將面臨一場全球性的悲劇,而這場悲劇的後果,將會是永遠存在且無法抹滅的。

造成物種滅絕的因素有那些?

1. 過度獵捕:包括飲食、使用或裝飾用途;以及娛樂性狩獵活動。

2. 棲地流失

棲地破壞:一台推土機駛過,樹木應聲倒下,這可說是關於棲地破壞最具代表性的畫面。填平濕地、疏浚河道、農業開墾和砍樹等等,是人類直接破壞棲地的方式。

棲地破碎化:許多陸域野生動物的棲息地,被馬路和其它人為設施切割成零碎的區塊。水生物的棲地也因為水壩和水道建設,而面臨相同命運。這些破碎的棲地可能太過分散、或是沒有大到足以支撐動物找到伴侶或食物來源。另外,棲地破碎化及消失也對遷徙性的動物造成影響,這些動物在遷徙的過程中,可能無法找到地方休息或覓食。

棲地劣化:污染、外來入侵種、干擾生態系運作(如介入自然野火)等因素,也是導致棲地劣化的原因,讓棲地無法維繫原生生物的續存。

人類對自然開發造成棲地流失。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 wawritto / WWF

3. 氣候變遷

氣候變遷不僅改變溫度和天氣型態,它也影響了動植物的生存。科學家預測,隨著溫度持續上升,物種的數量及種類將大幅度下降。

使用化石燃料能源,畜牧業擴張、森林消失是造成全球暖化的三大因素。在所有人為活動貢獻的溫室氣體排放中,畜牧業占了14.5%至18%,這些氣體來自牛隻的腸內氣體、打嗝、排泄物,製造飼料作物所需的肥料、種植飼料作物的過程,以及牧場營運的排放。

根據看守世界研究中心(Worldwatch Institute)《滋養地球的創新方法》研究計畫,畜牧業排放的甲烷及一氧化二氮,溫室效應比二氧化碳還要高出許多。隨著收入增加,人類對肉類及乳製品的需求也愈來愈大,而工業化國家對肉類的消費,更是開發中國家的兩倍之多。全世界肉類產量在近40年來已增加三倍,這十年來就增加了20%,這個訊息提醒我們減少肉類及乳製品的消費。「我們支配這些動物的生存,現在似乎必須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

4. 非原生物種的散播

這因素也稱作全球性動植物的均質化(homogenization)。在持續性的生物多樣性危機中,生物均質化(biotic homogenization)是一項新興卻廣泛存在的威脅。原先,生態學家將生物均質化定義為「原生物種被異國或外來物種所取代」,但這種現象目前已被更廣泛地認為是「生態系失去生物獨特性,並出現均質化的過程」。

隨著全球運輸變得越來越迅速及頻繁,不同物種間彼此混和的狀況,不可避免地也將越來越普遍。當一個地區的原生動植物絕種時,它們時常會被那些已經散播至各處、且能更加適應人類活動的動植物所取代。這樣的過程已對自然界的每一個面向產生影響。

例如,我們犧牲了區域多樣性,以便在每個地方都能種植相同的穀物。我們將動物引進到牠們原本不存在的地方,由於這些地方常常沒有牠們的天敵,造成這些動物常有如瘟疫般地蔓延,就像老鼠被引進加拉巴哥群島那樣。對於那些無法自己抵抗新來掠食者的動物,我們則親手葬送了牠們的生命,就如在近幾年間,關島十二種原生林鳥中,就有十種因為棕樹蛇(brown tree snake)的引進而消失。生物均質化對全球環境來說是一場大災難,在此之前,地球從沒經歷過這種範圍廣大又徹底的「物種重新分配」—全世界的動植物(以及其它微生物)已被重新分布在世界各地。

5.單一物種(人類)佔據世界上絕大部分的空間、及消耗大部分的資源;人類的行為逐漸主導演化的方向。 

近幾世紀以來,人類已成為最高階的捕食者—不只是在陸地上,甚至還包括海洋。「人類已使用地球上25%至40%的淨初級生產量(net primary production)」這個事實,就是最佳的證明。而在我們不斷擴展我們的「領地」及資源的同時,物種生存的空間也被壓縮地越來越狹窄。

人類已成為主導演化的一股巨大力量,而這股力量在近幾千年來,人類開始培養馴養動物、種植穀物的習慣中,最為顯而易見。馬里蘭大學研究「人類世」(Anthropocene)的學者埃里斯(Erle Ellis)指出,除此之外,人類也用其它無數種方式主導著演化的進行,像是藉由人為揀選及分子技術來操弄基因組,並設法控制生態系和物種數量,以保護這些經人為挑選出來的基因組,藉此間接主導著生態系及演化的發展。

6. 其它

近幾世紀以來,許多國家的政策導致特定物種滅絕(或幾乎滅絕),尤其是歐美大型掠食動物,受到的影響最為嚴重。另外,與農業或製造業所使用的化學產品,也已影響許多物種—包括蜜蜂和其它授粉動物。

資料來源: 環境科技中心

Pin It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