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0大企業CEO共同聲明:不再把股東利益當唯一依歸

美國最有影響力的企業執行長會議,改寫了商業界半世紀來的信條,主張企業再也不該只把股東利益當作至高無上依歸。未來,他們會更關注哪些問題?

 

 

美國200家最大企業執行長組成的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發表300字聲明〈企業的宗旨〉,重新定義企業在社會中的角色。

〈企業的宗旨〉打破了商業界半世紀來的信條,主張企業再也不該只把股東利益當作至高無上依歸。

〈企業宗旨〉內容如下:

美國民眾值得擁有一個經濟體,在當中每一個人可以透過努力和創意成功,締造有意義和有尊嚴的人生。我們深信,自由市場體制是為所有人創造好工作、強大而永續經濟、創新、健康環境以及經濟契機的最好方式。

企業創造工作機會、促進創新、提供必需品和服務,因此在經濟體中扮演關鍵角色。企業生產和銷售消費性產品、製造設備和機具、支持國防、種植和生產食品、提供醫療照護、生成與傳輸能源,並且提供金融、通訊和其他支撐經濟成長的服務。

儘管每一家公司企業目標各不相同,對所有股東的根本承諾卻是相同的。我們承諾:

  • 向顧客實踐價值。我們將進一步推升美國企業傳統,滿足並超越顧客期待。
  • 投資員工。以公平的支薪為起點,並提供重要的福利。這還包含透過培訓和教育支持員工,在快速變動的世界中,協助他們發展新技能。我們促進多元與包容,尊嚴與尊重。
  • 公平並有道德地善待供應商。對那些幫助我們達成使命的其他企業,我們要致力成為他們的好夥伴,不論對方規模是大是小。
  • 支持我們的社群團體。我們尊重社群裡的每一個人,透過擁抱永續的作法,保護環境。
  • 我們追求股東的長期價值。股東提供資本幫助企業投資、成長與創新,我們承諾管理透明,並有效的與股東交流。

我們承諾實踐為他們帶來價值,允諾我們的企業、社群和國家未來成功繁榮。

 

回應時代精神

商業圓桌會議重新定義企業宗旨的時間點,正逢全球對收入不平等、有害產品和糟糕工作條件的不滿,與日俱增。

哈佛商學院歷史學家柯恩Nancy F. Koehn說:「執行長們是在回應時代精神。他們感覺到,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做生意。但這些企業會怎麼改變做事方式,還是值得觀察。」

商業圓桌會議並沒有提出落實〈企業的宗旨〉的具體做法,新宗旨聽來更像使命宣示而非行動計畫。但企業承諾給員工合理的報酬,並提供「有感的福利」同時提供培訓與教育。在環境保護方面,「企業承諾在各環節擁抱永續作法」,「促進多樣性、包容、尊嚴與尊重」。

過去50年來,華爾街和董事會一致認為,企業的角色在於盡一切可能最大化股東利益。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就是這個派別裡最受敬重的人物。他曾投書《紐約時報》指出,「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是賺更多錢」。

這個心態開啟了企業堅定不懈地聚焦季營收報告。1987年電影《華爾街》主角哥頓蓋柯(Gordon Gekko)宣告,「貪婪是好事(Greed is good)」。這樣的說法依然啟發了新一代信徒,他們推動透過裁員,讓自己的帳戶累積更多錢。

福特基金會和百事董事會成員沃克(Darren Walker)說:「股東利益優先的意識型態,造就了今日美國的經濟不平等。芝加哥經濟學派如此深信著投資人心理和執行長思維。要擺脫這種想法,並不容易。」

1997年商業圓桌會議所公布的正式文件也包含類似信條,寫道「管理階層和董事會對企業股東承擔著最重要的職責」。接下來的20年,每一版本的聲明也都可以看到「企業存在基本上就是要服務股東」這樣字詞。

但在去年,商業圓桌會議這樣的用詞卻開始顯得不合時宜。許多執行長,包含貝萊德集團執行長芬克(Larry Fink)都開始呼籲企業承擔更多社會責任。企業漸漸的開始承諾對抗氣候變遷、縮減收入不平等,以及增進公眾健康。在瑞士的達佛斯世界經濟論壇上,許多討論開始環繞著企業如何能協助解決棘手的世界性問題。

 

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史瓦布(Klaus Schwab)說:「出發點大幅改變,轉向人們對企業的期待是什麼。而不只是為股東創造獲利。」

去年,摩根大通集團戴蒙(Jamie Dimon)也微調了企業準則。「看了看寫於1997年的目標,發現我們不再完全苟同。因為它無法相當程度的描繪我們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

戴蒙提議,今年春天在華府舉辦的商業圓桌會議,正式修改年度聲明。於是修改內文的工作落到了嬌生執行長格爾斯基(Alex Gorsky)手上,因為他目前擔任商業圓桌會議管委會的主席。

對於真正恪守他們崇高承諾的企業而言,他們也將需要華爾街擁抱他們的理想主義。直到投資人看重企業社會影響力的程度,與季營收報告相當,系統性的改變才會發生。

這不是商業圓桌會議首次對社會議題表達立場,但這紙最新的聲明代表企業願意更進一步投入薪資、多元性和環境議題。多名簽署聲明的執行長表示,商業圓桌會議不久後就會提供更多執行細節,說明企業可以怎麼實踐這些理想。

美國最早倡議社會投資的老牌資產管理機構崔利資產管理(Trillium Asset Management)股東權益董事克隆(Jonas Kron)認為,要真正締造改變,董事會可有的具體做法包含,在財務目標之外,透過社會影響力來決定執行長的薪酬。

克隆說,雖然很多的企業的確將員工安全、多元性和永續納入計算執行長薪酬的公式裡,但比起股東總回報或資本回報率,前者所比例實在太小。

從事社會責任投資的卡爾弗特研究與管理公司和其他單位表示,期待大企業在財報之外,也能同樣嚴謹、審慎的提供其他數據,像是員工多元性、性別薪資差,或是溫室氣體排放數據。

 

史丹福商學研究院政治經濟學教授麥爾霍特拉( Neil Malhotra)說:「想像一下,如果我們能像財報一樣,固定獲得外部組織評估企業對環境影響、企業勞工標準的報告,而且當這些報告造假,也像財報造假一樣同等懲罰。那麼這樣的聲明,才是玩真的。」

 

真的有公司願意接受外部評估這類數據嗎?有的,訴求兼容經濟,創造一個共好的社會的B型企業( B Corp)就是一種,美國戶外運動服飾Patagonia和美國的新比利時釀酒公司都已經拿到這項國際認證,定期接受社會、環境和透明度評估。

發起B型企業認證的共同創辦人說,商業圓桌會議的聲明會讓更多企業考慮成為B型企業,且他的組織持續與多家跨國上市企業商討,如何締造改變。

 

資料來源:New York Times、Washington Post、The Guardian、Quartz

本文轉載自《天下雜誌》:美國200大企業CEO共同聲明:不再把股東利益當唯一依歸

 

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19/08/19/business/business-roundtable-ceos-corporations.html)

 

Pin It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